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软件官网下载

    桃花视频在线观看完整版

    桃花视频在线观看完整版

    桃花视频在线观看完整版

    作者:沐子霖
    连载状态:连载中
    最新章节:第981章
    功能综合
    简介: 小美女见我想要脱上衣,把转了过去,轻声说:“我叫小洁,你呢?”我把毛衣拔来,趴在床上,这一动,身又有些疼,我吸着凉气说:我叫陈凯,好了。”我趴着不见苏小洁脸上表情,只是见她在那边把热水倒在盆里然后洗了洗毛巾,把药水破,然后……就没了然后。我了半天,感觉她站在后面好了,还是没动静,我转过头,正好看见她一脸纠结的看毛巾,还有药水,见我扭头她弱弱的问我:“那个……该怎么弄?”我晕,这一脸无辜啊,弄的我好无语。我力的转头去,趴在床上说:这用热毛巾,肯定就是为了进血液循环,你先抹药,后在用热毛巾捂捂,擦擦就好。”苏小洁听见之后,弱弱噢了一声,过了一小会,我觉背上一凉,然后就是一个柔软软的东西摸了上来,有疼,但是更多的是爽,我不自主的呻吟了一声。似乎是见我叫唤,苏小洁俩手微微颤,然后问我:“疼吗?”有些尴尬,因为她这么一给弄,让我想起了毛片上看的油,我下面不安分的硬了起,我趴在床上,杵的难受,尴尬的抬了抬屁股,可是苏洁惊讶的说了一声:“疼吗”尼玛,这妹子到底有没有么单纯,我真不知道那次是么在嘉年华里面见她的,是是装纯啊?我只是撅着屁股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倒是熟了起来,这丫头似乎是有按经验,那双手除了一开始的不开之外,现在初了给我擦,还顺便的又按又捏的,有候似乎是按到穴位,我忍不的哼哼着。苏小洁在后面不道咕哝着什么,不一会,她我擦好了药,然后用热毛巾我擦了擦,等到了我腰间之,她轻声说了句:“好了。我趴在床上,浑身软绵绵的那感觉说不上来,轻飘飘的懒洋洋的,一身轻松,见我样,后面的苏小洁轻声笑了,说:“陈凯,不要总对着脑,对身体不好,好了,你别起来了,我走了。”当时身上真的像是被抽干了最后点力气,舒服的不像是样子所以小美女苏小洁给我说这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嗯了一,直到她推门离开,我才意到,操,到嘴的水灵白菜,跑了!!关键是,我还没有的联系方式!我赶紧爬起来追了出去,可是门口的电梯经显示到了楼,我踢着拖鞋下追,可是到了楼底下,夜习习,哪里还有小美女苏小的影子!我恨不的抽自己几掌,这到嘴边的艳遇怎么又过了!这妹子这么水灵,又那地方的,玩个一月情什么该有多好!我像是斗败的公一样,慢吞吞的回到楼上,整个人扔在床上恨铁不成钢用枕头捂住自己的头……接来的这些天,我一直心慌慌,生怕连皓找上门来,或者丨警丨察踹门而入,我特意意新闻,看有没有说什么青在酒吧外面被打死了。可是皓死的新闻没看见,倒是出了一个让我心花怒放的消息我考的那个职位,第一名因作弊,成绩取消,然后名次前递,本来是第四的我,现成了第三,也就是说,我进面试!这个消息让美的让我狂,这些天我一直在想那天炮未遂的大长腿还有水灵大菜苏小洁当然还挂念着连皓事,可是知道这消息,我这天的郁闷一扫而空,当天自出去点了几个啤酒喝的醉醺的,回家像是个傻逼又跳又。面试的时间是二月份,年了,不过过年对我来说,是件非常操蛋的事情,从小是儿,除了那个现在在德国留的没丝毫血缘的姐姐,我在社会上,没有啥亲人。小时我还跟着收养我的那个老头在村里混,等他百年,我就了福利院,再后来,我几乎凭自己努力上完了大学,最的时候,我和在德国的那个女人一起捡别人吃剩的饭。子在一天天过,和我合租的些人陆续回家,眨眼间就新了,过年的当天晚上,我自弄了一瓶衡水老白干,买了熟食,拎着东西在路上走的候,天下雪了,看着漫天雪,还有那暖融融的窗火,我里有些发酸,这万家灯火,有一盏是为我而亮。回到家一边喝着酒,一边想着看看国那位上没上qq,可是发了几个消息后,没人回我,心有些失落,看哪哪都是悲凉不知不觉那瓶老白干被我自喝光了,后来意识不清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二天来,头痛欲裂,我拿手机看间的时候,发现有几条信息都是大学还有高中的朋友,过有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认识谁的,就发了一个新年快乐估计是哪个人换号没跟我说那些伤春悲秋的事就不说了眨眼就到了面试时间,面试候,我穿上正装,对着镜子那棱角分明的人喊道:“加!加油!”到了面试地点,年龄段从到都有,不少人拿书在那念念叨叨紧张的很,我弄的也紧张兮兮。一个个来,等开门穿着职业装的那妹子喊了一声:“李翔,下位陈凯!”的时候,我心里有些发慌。关键是那个李翔头丧气出来就是嗷呜一嗓子了,弄的我更没底了。我哆的进到面试的屋子里,房间中有一张桌椅,周围是半包的面试管,远远的坐在那里尼玛除了一个男的,清一色娘子君,我礼貌的打了个招,坐在椅子上,脸上挂起微,抬头看的时候,呆住了。尼玛不可能!怎么会是她!正对着我的那个女的,怎么是大长腿!!!!我吃惊的着大长腿,但是大长腿好像不认识我一样,张嘴就对我:“先做下自我介绍吧。”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形容狗血的事,大长腿居然是面官之一,看她坐的位置,好是地位挺重要的,我当时脑都空白了,直到出来,我才微回了回神,至于面试的过,我只想说声“**!”除了我专业的心理学,关于监狱一些事情,我是一点不知道!哎,关键是还有大长腿,我道她的丑事,怎么可能让我过面试。生活,总是爱开玩的,给你一个希望的同时,狠狠的给你一巴掌,让你认这世界到底有多么残酷,反我活了岁,好事什么也没摊过。回家开始找其它工作,公务员实在是太难考,我准先工作了,然后准备一下省,国考实在是太难了。不过工作哪有这么好找,在我想要不要去当销售的时候,我到了一个电话。对面的语气些冷,是个女人的,“是陈吗?”我说:“恩,我是。“你被录取了。”然后就是的一声,对面挂了电话。这们明显是性冷淡,说不定还更年期,不过现在我已经不注意这些细节,因为,那娘告诉我,我被录取了!!本以为没戏了,但是谁想到,后来,还能闹这么一出,那更年期女人刚给我打完电话我手机就收到一个短信,晚六点,上次那个上岛咖啡厅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