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2章 墨西哥vs瑞典竞彩

上一章
日志指导
返回目录
演示说明
下一章
下载指导
加入书架
安装官网
刘先华陡然一惊,赶忙拉住宋建国,笑着道:“尚市长,老周应该是喝醉了,等他清醒了再谈。”宋建国嘴里喷着酒气,大声嚷嚷道:“刘厂长,我没喝醉,材料不是我写的,是我家孩子写的!”

宋建国呵呵地笑了起来,喷着酒气道:“真是我家小泉写的,没想到,他能写出这样的章。”尚庭松面沉似水,把玩着酒杯,没有吭声。

刘先华双手捂着脸,心嘀咕道:看尚市长这意思是有点不相信啊,难道是担心我们串通了骗他?看着醉醺醺的宋建国,他心里懊恼不已……

“女人啊,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杨志鸿暗自叹了口气,又等了十几分钟,估计时间差不多了,抓起一瓶好酒,端着酒杯,笑眯眯地来到楼。

电厂的几个人又对高启荣一番恭维,拍了一番马屁,每人敬了他一杯。高启荣虽好.色贪财,但也算是个汉子,别人敬酒他从不推诿拒绝,挨个喝了一圈,已经醉的东倒西歪,色相毕露,肥大的手掌不老实的在穆婉兰大腿摩挲着。

在午九点钟,农机厂三楼的厂长办公室里,坐着七八位工厂领导,厂长刘先华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正在组织召开日常的早会。

再说了,穆婉兰和自己在一起,说给高启荣知道,对她这样有身份的集团老总来说,可也没有半分的好处。“切!看把你吓得,刚才是谁在一旁把大话吹的呜呜作响的?”穆婉兰咯咯一声轻笑,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呀?”

刘先华愣了一下,皱着眉头,问道:“杨老板,你儿子又不在我们厂,这事我能帮什么忙啊?”杨志鸿凑了过去,压低声音道:“当然能帮忙了,这事情对刘厂长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欺负我儿子的那个小子叫叶庆泉,他的父亲在你们农机厂班,叫宋建国。

年男人微微皱眉,轻声道:“你是叶庆泉吗?”“是我。”我笑着点头,试探着问道:“请问你是哪一位?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嗯!”尚庭松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道:“坐吧!”我没有挪动地方,而是微微一笑,轻声道:“尚市长,我知道,您心里可能有些疑问,还是先问问题吧,站着回答挺好的。”

电厂的那几个人,每人都左拥右抱的揽着几个公主,在她们那衣着暴露的身肆无忌惮的揉捏着,穆婉兰和高启荣紧挨着坐在一边沙发相陪。

事实,这也推翻了之前初步形成的结论,在国企改革的问题,不再冒进,而是积蓄力量,稳扎稳打,提前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以便度过难关。

在午九点钟,农机厂三楼的厂长办公室里,坐着七八位工厂领导,厂长刘先华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正在组织召开日常的早会。

刘先华陡然一惊,赶忙拉住宋建国,笑着道:“尚市长,老周应该是喝醉了,等他清醒了再谈。”宋建国嘴里喷着酒气,大声嚷嚷道:“刘厂长,我没喝醉,材料不是我写的,是我家孩子写的!”

彭克泉也笑笑,附和道:“这人是有点莫名其妙,心胸这样狭窄,还怎么做生意啊!”刘先华微微一笑,转过头,对着副厂长周衡阳道:“回头把合同取消了,和这种人做生意,早晚要跟着倒霉。”

但在实际操作当,很多地方的做法,都过于激进,把抓大放小变成了只保留大型国有企业,而一些规模较小的国企,则一卖了之,全面退出市场。

从地捡起名片,我突然想起了穆婉兰那个风情万种的小少丨妇丨。张晓芬的味道尝过了,穆婉兰和她相,又是另一种感觉。她张晓芬要更风情一些,打扮也时尚,那感觉很不一样。

杨志鸿暗自吃惊,原本以为只有尚庭松在,看到彭克泉时,更觉得这一趟来得值了,他赶忙走过去,轻轻敲了敲门,见众人都停下筷子,向他这边张望,才满脸堆笑地道:“尚市长、彭市长,二位领导,打扰了,我过来敬杯酒,两位领导请随意。”

刘先华微微皱眉,心里有些不爽,暗想:“你眼里只看见两位副市长,哪里还能发现我区区一个厂长,打招呼时连个诸位领导都不会说,真特么没水平。”

楼包厢里面,是一个私人性质的小聚会,以副市长尚庭松为首,还有一位主管教育的副市长彭克泉,至于刘先华和周衡阳,以及旁边那个老实木讷的年男人,则完全属于陪衬了。

我没有预料到她这个时候还会打电话过来,看着来电号码,我有点愣怔,半晌,才惶惑的接起了电话。“庆泉啊,怎么想起发短信给你兰姐,有什么事儿呀?”穆婉兰躺在床,慵懒的呢喃道。

刘先华也很高兴,赶忙劝道:“老周啊,尚市长难得这么夸奖一个人,你过去吧,要不然,尚市长会以为,是我压着人不放,那我可担当不起了。”

因此,他在小车里看了几遍,立即作出指示,将安排好的几项活动全部取消,回到办公室他仔细研读,并且查阅了相关信息,取得了意外发现。

杨浩近年来在局里的年轻人一直是风云人物,他的异常举动,也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大家都纷纷侧目,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一些人显现出较为异样的神情,开始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我给她发去的信息,因为包厢里太吵闹,她根本没听见。高启荣午刚喝过一场酒,这会儿又举着酒杯,贼眉鼠眼的盯着穆婉兰,不怀好意的诡笑着,说道:“穆总,来,陪哥走一个。”

“叶庆泉,过来,我有话问你。”杨浩端足了架子,远远地朝我招了招手,神色倨傲地道。我看见对方这神态,登时愣怔了一下,脸色微变,停下脚步,眯起眼睛,打量了杨浩几眼,淡淡地道:“你叫我?”

“好,好。”两人都端起杯子,各自沾了下嘴唇,算是回应了。杨志鸿脸的笑意越浓,又转向刘先华,故作吃惊地道:“刘厂长,原来您也在啊,我也敬您一杯。”

他心里有些不痛快,脸却没有表示什么,拿起杯子,浅浅品了一口,把杯子放下,转头和尚庭松说话。见刘先华神色冷淡,杨志鸿心里‘咯噔’一下,马意识到,自己在礼数可能出问题了,他赶忙向周衡阳也敬了酒,不敢再多说话,摆了摆手,点头哈腰地离开了。

穆婉兰这才恍然大悟,她喝了点酒,知道是我之后,不免想起了十年前的事情,那时的初恋男友林建阳和刘小叶一样长的帅气逼人,很讨女孩子喜欢。

“飞黄腾达?”宋建国听得有些犯迷糊,他晕乎乎地离开了办公室,来到外面,心仍在犯嘀咕,难道小泉写的那份材料,真有那么大的作用,连市里的领导都看了,这怎么可能啊?

下午一点半钟,鸿雁楼的包厢里面,传出爽朗的笑声,酒桌的气氛很是融洽。尚庭松兴致很高,拿取出报纸,用手指着,啧啧赞道:“你看看第五条,再看看第八条,写的好,真是写到点子了。”

刘先华尴尬不已,赶忙道:“尚市长,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是我没做好工作,等调查清楚后,我再向您汇报。”尚庭松摆了下手,淡淡地道:“还有什么好调查的?老宋不是说是他儿子写的吗?把他儿子叫过来。”

“别说流氓话!”穆婉兰臊得满脸通红,屈指在我额头敲了一记爆栗。我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眉花眼笑地道:“兰姐,昨晚我们俩难道说的还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