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铂金在线登录

上一章
    演示大厅
    返回目录
    安卓客户端下载
      下一章
      下载吧
      加入书架
      特色官网
      小美女并没穿胸罩,望着她身体肌肤晶莹白.嫩,我的欲.火一下子被勾了起来,酒劲此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最原始的欲.望。

      张晓芬收敛了脸失落的神情,抬起俏脸,一双丹凤眼直视着我,嘴角勉强挤出一丝浅浅的笑容,说道:“我平时都是自己做饭,你要不嫌弃,要不到我家去吃饭吧?”

      小美女哼哼唧唧的说着,一看是从小娇生惯养的主儿,说完,她霸道的一把抓起我面前的雪狐伏特加,猛的灌了下去,登时呛得她直咳嗽。

      我挪了挪身子,伸手揽住她的腰,低声道:“晓芬姐,你身子怎么会这样香啊,熏得我好舒服,你让我抱会儿吧,不然我回去闻不着了。”张晓芬娇躯一颤,这次却没有挣扎,只悄声的道:“小叶,别闹了,当心被邻居听见,最多只能这样,千万别再胡闹了哟。”

      说完,我把高启荣扶到了套间门口,拧开了门,关心的说道:“高局,您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您吩咐我是了。”高局进了套间,关了门。我站在外面宽大的办公室里环视了一圈儿,心里乐滋滋的,领导在休息,我不敢弄出声响,随手拿了茶几的报纸翻阅起来。

      鼻子则在张晓芬的脖子边嗅来嗅去,但偏偏脸的表情又是那样的一本正经,任谁看了都觉得我是在认真教学的正人君子。“小叶,你去歇着吧,我、我会做了。”张晓芬心里慌慌的,羞涩的看了我一眼,气喘吁吁的道。

      “方正源,你疯了是吧?亏你一个大男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我告诉你,我宋嘉琪不是那样轻浮的女人,你以后休想打这种主意,我绝对不会干那样的事情。”宋嘉琪显然是气坏了,嗓音尖细,声音似乎在微微发抖。

      靠,干吗这样风.骚的看着我啊!莫非是没人满足她?这少丨妇丨的身材真叫个霸道,穿高跟鞋足有一米七的个儿,肉感十足的小蛮腰,加胸前一对沉甸甸的大白.兔,紧身牛仔裤将浑圆挺翘的臀部包裹的紧绷绷的,真是太诱.惑人了。

      我破门而入时,嘉琪姐的衣已经被撕扯掉,牛仔裤褪在了脚踝处,露出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破裂的蕾.丝小内内在腿弯处摇摆不定。

      这时,张晓芬把菜放在水里冲洗了一番,看了我一眼,淡淡一笑,道:“小叶,你去坐吧,厨房的活不是你们大老爷们干的。”“那可不见得,饭店里的好厨子都是爷们,要不要咱们切磋一下?在厨房里分出个下?”我忍不住挑逗道。

      小美女哼哼唧唧的说着,一看是从小娇生惯养的主儿,说完,她霸道的一把抓起我面前的雪狐伏特加,猛的灌了下去,登时呛得她直咳嗽。

      我心里一喜,这可是求之不得的,但顾虑到她家里会有其他人,笑着说道:“晓芬姐,这……你家里人……不方便吧?”张晓芬并不知道我心里的花花肠子,笑吟吟的说道:“我家里一个小孩子,没什么不方便的。”

      我见张晓芬这略带暧昧又热情的眼神,一眼看穿了这个少丨妇丨寂寞骚动的心思。心里做了一番思量后,我鼓足了勇气,伸手揽住她的腰,瞄见她的两条腿分得很开,把右腿向前踏一大步,直插过去,放在她的腿间,下半身贴着她的屁股,显得侵略性十足。

      张晓芬俏脸虽已晕红,但见我指点的确实挺专业,不时娇.喘的虚心问我,道:“是、是……是这样吗?”我这时如同武林高手一般,手、肘、肩、胸、膝一起阵,不停地在张晓芬身体的各个部位进行定点攻击,连眼睛鼻子都没闲着,眼珠子直接掉到乳.沟里爬不出来了。

      在办公室里,我资源局的各种材料找了出来,翻看学习了一天,直到下午六七点钟才离开单位,这时正是下班高峰,我挤了公交车。刚一车,被汹涌的人潮挤得脚不沾地的往前走,之后死死握住扶手,才勉强站稳。

      我扫了一眼身份证,穆婷婷,居然才十七岁!我暗自窃喜,这次赚到了,泡了个这么水嫩的小美女,虽说除了长相清秀甜美,身材曲线的还没多大看头,但胜在年轻水灵啊。

      “看来还是没谈拢!”我皱起眉头,心情变得有些复杂。嘉琪姐不在家,我也懒得做饭,回到英阿姨家里,正巧饭菜已经桌,宋叔叔也在家,他化程度不高,做的是技术活,平时沉默寡言,不善言辞,算是表达关心的方式,也是简单直接。

      穆婉兰收敛了妩媚的神情,微微一笑,谦虚的说道:“厉害什么呀,也运气好一点,以后认识了,你别叫我穆总了,太俗,叫我兰姐吧,我爱听。”我腼腆的笑了笑,和兰姐这么算是认识了。

      宋嘉琪单手托腮,站在楼下,注视着我离开的背影,秀眉紧蹙,俏脸又泛起了愁云昨天晚,方正源仍在做她的工作,软磨硬泡,哄她范,这让宋嘉琪极为苦恼,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丈夫会想出那样荒唐的办法,来维系香火。

      靠,干吗这样风.骚的看着我啊!莫非是没人满足她?这少丨妇丨的身材真叫个霸道,穿高跟鞋足有一米七的个儿,肉感十足的小蛮腰,加胸前一对沉甸甸的大白.兔,紧身牛仔裤将浑圆挺翘的臀部包裹的紧绷绷的,真是太诱.惑人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英阿姨收留了我,等到妈妈的身后事刚办理完,她将我接回了家。英阿姨除了她老公宋建国之外,只有一个独生女儿宋嘉琪。嘉琪姐我大四岁,从小长得极为漂亮,是个远近闻名的大美人,身后追求者众多。

      听我这样一问,张晓芬的柳眉蹙了起来,表情登时有点阴沉,愣怔了片刻,垂下头,小声说道:“他前年……去坐牢,我们离婚了。”

      我感觉机会来了,随着车子的颠簸,假装随意的用腿不时的碰触她一下,想浅浅的试探一下她。一接触到她的腿,张晓芬已经察觉我是故意的了,斜过脸来,耳根有点红彤彤的,用那种很迷离惶惑的眼神看着我。

      见这女孩步步紧逼,我实在装不下去了,轻笑着摇摇头,干脆的道:“一起聊聊?得了吧,想约炮直说是,我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我话还没说完,她的脸色立马晴转阴,“切!”了一声,道:“我看你随便起来不是人。”

      不过我没有想到,他们夫妻间的这个事情,竟然会牵扯到自己。无法否认,我对嘉琪姐一向都有好感,有着浓厚的爱慕之意。但也仅限于此,英阿姨和宋叔叔是我的恩人,嘉琪姐对我也关爱有加,是我敬重的女人,我算再喜欢宋嘉琪,也不会对她做出非分的举动。

      嘉琪姐满头秀发披散在精致的俏脸,胸口那两只浑圆硕大的雪白玉兔,颤巍巍的压在办公桌,挣扎,隐约可以看到两道粉嫩的嫣红。李华军用身体正死死抵住嘉琪姐水蜜桃般挺翘的臀部,看样子是想霸王硬弓。

      “我住在城郊。”张晓芬略尴尬的笑了笑,垂下了头,不敢直视眼前这帅气小伙直勾勾的眼神。离婚以后,她一直较沉默,也很少和男人说话,突然间被这么一个血气方刚的帅小伙搭话,她心里也有些慌乱的感觉,一颗小心脏如小鹿乱撞,有点春心萌动的噗噗乱跳。

      她是颇为传统的女人,对于‘借种’这样的事情,本身极为抵触,甚至,连想一下,都会觉得面红耳赤,羞愧难当。

      小美女哼哼唧唧的说着,一看是从小娇生惯养的主儿,说完,她霸道的一把抓起我面前的雪狐伏特加,猛的灌了下去,登时呛得她直咳嗽。

      我见状,竟然有些心疼了,很想前一步,轻轻的将宋嘉琪揽入怀里,安慰一番,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去做,犹豫半晌,终于还是忍住了。

      于是我反其道而行之,挖苦她道:“切,还泡你呢,你也不看看你,那地方平的跟飞机场一样,泡你哪里啊?”小美女一听急了,朝我翻了个白眼,气呼呼的道:“你……你个臭坏蛋,我,我哪里像飞机场啦?算没她们的大,过两年不能赶了呀。”

      为了经营这家小服装店,宋嘉琪将所赚的钱几乎全部投入进去,加现在做的人多了,竞争压力逐渐变大,前途可谓黯淡无光,看不到任何希望。

      过了一会儿,我不由自主的悄悄扭过头去看她,张晓芬似乎有点察觉,但只是脸色微红,到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这张晓芬啥意思,难道她是故意的?看着那两.团浑圆挺拔的美好,我倒是很想探索一下这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庐山真面目。